林中光樂團官方網站

關於部落格
水泥叢林中的曙光!
  • 1457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傻到讓人驚—篤農家.鍾川上 作者:蕭阿律

 篤農家

演出前的早上,我們一行人和「鍾老師」約了要去他家泡茶,鍾老師是傻人的兒子,他引了我們左彎右拐到了「他家」門口,那是一間舊工廠鐵皮,一個不起眼的老人就站在門口迎接,鍾老師互相做了介紹,他介紹那老人說:「這是老農」(不稱爸爸)
(林中光樂團拜訪 鍾川上先生  攝於鍾宅  攝影:賴彥嘉)


老農雙眼透出肯定但溫和的光彩,其講話聲音溫文,常須凝神聽,但很熱切,有倒不完的分享,茶水一壺又一壺,我看見了名片上斗大的抬頭:「篤農家」,旁邊印著本名「鍾川上」。

 

 

看土面無看人面

老農說這2000公斤其實不算多,他常態性的為了學校捐出的米更多(如圖)
(老農過去義賣米捐助學校)

老農說他對於能從事務農工作,抱持著一份感激,他覺得有一畝田農眷養一家之餘,更應該為社會做一些事,一路上的善行,他都不特意的去運用人際關係,「看土面無看人面」老農如是說,就算是不求效益,但無私的奉獻卻總會吸引一群帶有「傻氣」的朋友來相助。

 

 

社區音樂文化

(莿桐國樂推廣協會的袋子  看這個圖案結合了許多元素 葵花 胡琴 蝸牛)

老農覺得不管是社區老化、隔代教養或是返鄉農青的酗酒問題,他都想要多做些什麼,而非冷漠的求自保,因此,老農籌組了「莿桐鄉國樂社」,並連捐帶募的買了20支胡琴,標榜「來學國樂免費借胡琴半年」,這果然號召了許多躍躍欲試的「老」學生,老農更鼓吹這些老人家帶來家中的孫兒們來參加「兒童班」,一舉解決了托育的問題,而老農深邃的心中,其實在老老實實地算計著,將來有朝一日,在社區中的家家戶戶,在農餘飯後都能闔家同享音樂的美好,一起和鳴,如果某天真能讓老農實現了心中的願望,那美景應該離仙境不遠了吧!

 

在地孩子樂園

老農除了搞這些「份外」之事外,他還會在收穫之後的稻田裡,播種日頭花(向日葵),那是一大片金黃色的花海,偶然,老農瞧見媳婦帶著孫子散步在花田邊,便興起玩心,開始試著將日頭花田變成一座大迷宮,最初只是給自己孫子,給鄰家幼童玩,到後來,竟連縣政府都來電詢問:「參觀向日葵花田要不要收門票?」,現在,花田迷宮已成了一種開放式參與的藝術活動,老農邀集了大專院校的老師們一起參與設計,更讓迷宮的可玩性與藝術性提高了不少,老農對冷漠社會的捲動能量可不侷限於此,他還在葵花田舉辦了「葵花田園民俗音樂暨鄉土風情活動」,這真可謂「安靜的努力成就出不安靜的貢獻」。

 

 

在地光明意識

老農有一個讓人不得不正視的影響力,他不只是一個溫暖的發光體,並且有意識的努力持續的發光,這樣的一種社區在地居民對自身本有良知的自覺,我將它稱為「在地光明意識」,老農除了對崩解的農村社區有責任感之外,他還面對資本主義結構下的分配不均,提出了「己立立人」的產銷主張,計畫將合作社成員生產的作物委託有心的行銷人,對利益做出合理的分配,並建立起一種共同分享的機制,而不是只顧著打響自己的品牌,獨佔利潤,這種利他的傻勁,讓我們更加確定,老農的傻不是裝的,他是真的傻!

 

後話

這個篤農家,真的是踏踏實實、堅定不移的在農田上像隻水牛般的耕耘著,對於能在雲林能結識這麼一位傻人,我衷心感恩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